习式改革的交底 隐藏在一场总结会“汇报人”中的信息

中共此轮党政机构大改革中机构改组、人员设置等器质层面也已完成,但用习近平在此次总结会上的说法,其中尚欠缺软性的“化学反应”。图为2017年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的一次集体展示,可见中国公安的硬件设施已经在迈向专业化水准(图源:VCG)

中共自2018年2月末的十九届三中全会上通过党政机构大改革的决定,再到当年3月大改革方案印发,随之中共各地和各机构的改革进入高潮,如今从部门设置和职能划定上看这场改革的器质层面已经接近尾声。而正在此时,北京时间7月5日,中共高层专门召集党政机构改革总结会,再次显示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推动的习式改革步步为营、有始有终的特点。

不过,此轮中共党政机构大改革涉及的部门极为广泛,外界有时对于各个部门在中共高层议程中的重要性和轻重主次并没有特别清楚的认识。但是,这次会议上面向习近平进行汇报、被挑选出来的几个部门,却为外界展示了在习近平推进的这次规模庞大的机构改革中,究竟有哪几个部门才是他关注的重点,实则背后也交待出习改革棋盘中最为被他关注的领域。

根据中国官方发布的通稿,“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协调小组办公室”、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编办(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生态环境部、退役军人事务部、应急管理部、中央广电总台、浙江省、贵州省十个中共中央和地方层面的党政机构面向习做了汇报,而这十大“汇报人”,实际上构成和展示了隐藏在其中的习式改革的底色和焦点所在。

为何是这些汇报部门?

相比于党政机构大改革所涉及的诸多新建或重新调整组建的党政部门的庞大数量,在这次会议上被挑选出来进行汇报的部门并不多。正所以如此,一方面或是由于会议时间所限,并不容许党政机构改革所涉及的所有部门进行集中汇报,另一方面,或许中共高层尚有以下三个选择标准:

一是这些部门必须在党政机构改革中具有统筹协调作用,因而掌握机构改革整体情况。如中共组织部、中央编办等。而这些部门也体现了此轮党政机构大改革的根本导向:以党统政。

二是,这些部门必须是党政机构改革中具有标志性意义和具有重要性的部门,其职能领域是习近平极为关注的领域,也是那些最能体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党政机构改革最终目的的部门。如公安部、生态环境部、应急管理部、退役军人事务部。

三是,作为习式改革关注的另一面,也是此轮党政机构大改革中的重要目标之一,树立中共中央权威,改变此前“政令不出中南海”尴尬局面,由之,贵州和浙江两省作为央地关系重构的样板被拣选出来。

幕后协调角色第一个汇报

在这次会议上,作为此轮中共党政机构大改革高层意图落地的执行和推动者,“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协调小组办公室”成为第一个汇报对象。可以设想,这个临时性的协调部门的汇报内容在于党政机构改革的整体推进情况。

相比于各实体部门在机构改革中的高曝光度,这个并不为外界关注的机构实际上扮演着幕后调研、推进、协调和提供智力支持的角色,公开信息中关于它的报道并不多。从仅有的一些信息判断,实际上,在此次会议召开前,这个办公室便派人赴各个改革所涉及的新部门进行了一轮调研摸底和听取汇报,如4月11日,由中央编办三局副局长陈峰带队的该办公室调研组便到江苏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专题调研机构改革情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