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与郭台铭的共同陷阱 中国成为台美大选的第一张牌

5月1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因在当天的一场集会上喊出“中国不是我们(美国)的竞争对手。”而使其宣布参选2020美国大选以来保持的顺势遭到阻遏,美国政坛认为拜登言论同情中国;在地球另一端同样为2020台湾大选搭桥铺路的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因其大陆资产版图及展露出的官商关系使得这位国民党参选者同样陷入“中国联系”的指控。

距离2020美国、台湾大选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此时涉“中国元素”的话题已经展现出了对参选形势相当猛烈的舆论效果,可以说,在各自的选举大战中,中国已经成为了台美大选不约而同选择的第一张牌。

炒作中国议题的竞选策略侧面反映中国影响力的提升(图源:Reuters)

影视剧《纸牌屋》曾以美国高层政治为模型创作了一部展现政治权谋的剧集,其中政客们为了获得更高的权位党同伐异乃至党内斗争,剧情虽然虚构,仍然一定程度上还原了现实政治的复杂。2016年美国大选时任共和党代表总统参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民主党代表总统参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在对决时所展现给外界的选举乱象即被称为是对美国民主的撕裂。而由民主党发起在的通俄门调查亦是如此。因此,西方国家高喊的民主在每届的选举之战中也少不了互相攻讦。只不过,2019年台美两地同时将中国作为选举的攻击工具确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台湾大选打大陆牌大概外界并不稀奇。民进党执政这几年,“恐中牌”已是屡见不鲜的招数,但凡是关于民进党被指执政不力或是外交受阻,执政者势必惯例要以中国威胁的论调拿出救场。在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之时,民进党如法炮制,只是屡试不爽的招数已经再难俘获民众,这才使得韩国瑜横空出世,一鸣惊人。今郭台铭宣布加入2020的台湾大选再引起“大陆联系”的舆论热议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是此次不再是“恐中”的戏码,而改为“亲中”的政治指控。因郭台铭作为一个商人身份在20世纪80年代便在大陆铺开其商业版图,几十年来,其旗下的富士康代工厂在中国广东、江苏、陕西、河南等地遍布,提供数十万就业岗位,且与中共高层官员都在公开场合展现良好的互动往来,此种“身份信息”似乎为“中国联系”的指控提供一种无法辩驳的证据。因此郭台铭竞选2020台湾领导人最大的弱势也被认为是其身上有需要证明的与大陆关系的解释。

而美国也炒作“中国联系”的现象似乎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且不说,拜登的“中国非坏人,不是竞争对手”的言论能否科学的被解读为同情中国言论,但就这一现象能够形成且引起舆论的关注已经说明中国元素对美国的影响已经敏感到了何种地步。要知道2016年如此激烈的美国大选更强烈的话题被外界认为是“俄罗斯”议题,比如直到特朗普一个任期即将结束才划下句点的“通俄门”调查,而如今距离美国2020大选还有一年多时间关涉“中国”话题已经被推到台面,且引起如此强烈的炒作强度。

拜登的“中国不是对手论”不仅招来特朗普讽刺“天真”,称他不会是“习近平的对手”,也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反驳没有严肃对待自中国的“威胁”。甚至有媒体将拜登初选贴上中国初选的标签,并煞有介事的称之为“习近平初选”,以此放大拜登示好中国的姿态。 


然而,拜登在特朗普还是一名地产商人的时候就已经与当今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有过“交手”的记录,2011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访问中国时,当时的中国副主席习近平负责接待了拜登,在谈及未来的中国领导者时,当时拜登用了“Strong”(强势)和“Pragmatic”(务实)来评价,而拜登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在外交上所展露出的是民主党强硬鹰派立场,但此番美国保守派却将拜登言论包装成中国同情派似乎说明“中国”话题已成为当地政坛颇具能量的武器。

当中国元素被拿来作为政治攻击的工具,或是招揽人气的政治噱头,而那些参选者所共同面临的选项即使避免被贴上“中国同情派”“亲大陆”的标签,但可以想见,此时中国已经成为台美两地大选所打出的第一张牌,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围绕中国话题的竞选策略将是一大看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